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地理探索

新编辑部的故事拍续集播出骂声一片

2018-08-05 09:20编辑:jcczip.com人气:


我们身处解构到无可解构的年代

5月9日,36集电视剧《新编辑部的故事》在北京、东方、深圳三大卫视的播映画上了句号。这部脱胎于1991年经典电视剧《编辑部的故事》的“后续之作”,由原作总策划、《甄嬛传》导演郑晓龙执导,“戈玲”吕丽萍留守演出。

开播之前,《新编辑部的故事》曾被认为是2013年最值得期待的剧目之一。毕竟,22年前,前传《编辑部的故事》曾引发过历时一年、以北京为中心又涵盖全国、涉及意识形态极广的大讨论。然而,播出后的反响让现有主创们无言以对。

前传的前传:从《渴望》说起

1991年9月,时任广播电影电视部部长的艾知生在《人民日报》上撰文论述电视剧现状:“一方面,电视剧产量已达到千余部(集),而其中优秀作品太少,存在着为数不少的平庸乃至低劣的作品;另一方面,由于近几年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和其他错误思潮的影响,电视剧创作中确实还存在着一些值得注意的倾向性问题,再加上引进的大量外国的和我国港台地区的电视剧,其中也确实带进了值得警惕的某些资本主义文化糟粕和精神垃圾。”

此前一年,由北京电视艺术中心录制的“我国第一部大型室内剧”《渴望》,是这个大环境中既得到官方认可,又深受观众由衷喜爱的佼佼者。

先后担任北京青年报副总编辑、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局长的张永经曾写道:“在诸种复杂的社会心态中,电视剧《渴望》播出了。它写的是‘大环境,小家庭;身边事,儿女情;真善美,双灵魂’。它的时代背景是人人都经历过的‘文革’和改革开放两个十年的重要时期。”

有《渴望》引路,1991年播出的《编辑部的故事》,不仅沿用了北京电视艺术中心为《渴望》因陋就简租用的室内剧摄影基地(香山脚下原八一体工队篮球馆),也延续了《渴望》在电视剧中反映现实的方式方法。电视剧播出后,跟着出版的《编辑部的故事?精彩对白欣赏》一书,披露了编剧们在动笔之前的对话:“不触及社会生活中的热门话题吧,观众不爱看,说深了吧,不定哪句话捅了娄子”;“没有人物命运勾着观众,全靠对话上有彩儿”,“我们把住一大原则,只触及社会问题”;“对,咱们是善意的,把住这一点,就不会被枪毙。”

根据片头署名,《编辑部故事》的总策划是郑晓龙,“策划”是朱晓平、王朔、苏雷、魏人、葛小刚、冯小刚、李晓明七人。其中,王朔、郑晓龙、李晓明是《渴望》的“策划”,李晓明是《渴望》的署名编剧。

张永经说:“这几个人,都亲自经历了‘文革’和改革开放时期,有着较丰富的人生体验”、“在创作初期,他们没有什么固定的框架模式,他们没有想写重大题材、具有深刻哲理的艺术精品;也不想玩大、玩洋、玩深沉。他们只是想到要写当代,写北京当代普通人的普通生活和普通感情,写人物的命运和经历。”

《编辑部的故事》:是窗口还是大毒草?

据郑晓龙回忆,当年众策划侃出的40多个“编辑部的故事”,最终选出30个写成了剧本。但在北京电视艺术中心搬家时, 热血江湖私服,这些“良莠不齐”的剧本不慎全部遗失,只得由王朔、冯小刚凭回忆从头写过。

1991年12月,《编辑部的故事》在北京台首播。除了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和台词,观众们也能在剧中找到反思历史、反映当下的切口。譬如《谁主沉浮》一集中,陈主编笑着回忆:“说起被挽救的对象,我们这儿的都有一段痛苦的经历啊。那个时候牛大姐经常写个诗,有一次写了个‘心花怒放’,好,让‘造反派’给逮住了,审问:心花为什么要怒放, 热血江湖私服,替谁怒放?你是不是对社会主义不满?那个批判会,我到今日是记忆犹新啊。” 刘书友接茬说:“当时啊,牛大姐让人剃了一个阴阳头,站在台上,您就站在她旁边。” “四人帮”倒台、三年自然灾害、上山下乡等历史情节,都被编剧先生们融入了《编辑部的故事》。

在《编辑部的故事》中,六位主人公和客串演出的其他角色,均带有强烈的、略显夸张的代表性。当年有时评说:“通过《人间指南》编辑部六位编辑与社会各层面接触的过程,打开了一个了解当代中国人生活和心态的窗口。”仅仅一年间,《编辑部的故事》在全国各省市电视台的总播出(包括重播)次数累计达140多次。“作为一次媒介热潮和一个文化现象,这情景甚至使若干年前的《渴望》、《新星》相形见绌。”

伴随着热播的,是争论的升温。与《渴望》风格、结构全不相同的《编辑部的故事》,并未获得如《渴望》那般一边倒的赞扬。《北京晚报》时设“编辑部大家谈”栏目,十天收到三千多来稿,连续20天内刊发了四十余篇观点截然不同的文章。“有人认为这戏很假,不合情理,难道我们的生活是如此的吗?”也有人觉得它太真实,“连灵魂的隐私也统统搬上荧幕,我们反而感到不自在和不习惯”。

(来源:科学探索网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jcczip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